源生疗法专注中医治疗胶质瘤、脑胶质瘤、脑干胶质瘤、神经胶质瘤、胶质母细胞瘤、脑瘤。欢迎来电咨询18610016536

带你get脑胶质瘤新型电场治疗知识点!

时间:2020-08-07 17:03

作为神经系统最常见的恶性肿瘤,脑胶质瘤被认为是神经外科治疗中最棘手的难治性肿瘤之一。2005年,Prof.Roger Stupp(简称:Stupp教授)牵头的临床研究首次证实,替莫唑胺药物联合放疗可增加成人胶质母细胞瘤(GBM)患者的存活率,以该教授名字命名的脑胶质瘤同步放化疗的Stupp方案在临床中广泛应用至今。

继手术、放疗、药物疗法之后,近年来肿瘤电场治疗( TTFields)作为一种全新的治疗手段备受关注,Stupp教授作为主要研究者(PI)的国际III期多中心临床研究EF-11和EF-14相继证实电场治疗可以显著改善复发和新诊断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的生活质量和生存预后,这两项突破性的研究帮助肿瘤电场治疗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用于治疗复发和新诊断的胶质母细胞瘤。

为进一步加强与国际领域专家学者的交流与探讨,再鼎医药携手中国抗癌协会(CACA)脑胶质瘤专业委员会联合举办的“脑胶质瘤高峰论坛”和“GBM学院”于12月21日~22日顺利召开,与会学者共同探讨脑胶质瘤治疗的现状及未来,并期待肿瘤电场治疗这一突破性疗法早日获批,尽快惠及广大患者。会议特别邀请到Stupp教授与中国医生面对面进行全方位、深层次、多角度的交流与研讨。现整理精粹内容见下,以飨读者。

Roger Stupp, M.D.

西北大学费恩伯格医学院脑肿瘤研究所、神经外科研究所联合主任,神经肿瘤学系院长,Lurie综合癌症中心战略计划副会长

探索与创新:电场治疗缔造脑胶质瘤诊疗变革

过去二十年间,脑胶质瘤领域一直在持续进行探索,主要围绕传统化疗、放疗、新型靶向治疗、肿瘤疫苗以及免疫治疗展开,其中多种经典方式的组合也成为新的治疗趋势,遗憾的是它们纷纷折戟。其中,靶向异柠檬酸脱氢酶(IDH)和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的抑制剂以及免疫治疗经历了许多失败的临床试验,尚无药物取得显著突破。

Stupp教授指出,临床研发创新不能遵循“死马理论”,而更应该跳出框架思考。在众多方法都失败的情况下,肿瘤电场治疗作为一种全新的治疗范式给我们带来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

具体而言,电场治疗是一种通过便携式、无创的医疗器械实施的疗法,其原理是通过低强度、中频交流电场,作用于增殖癌细胞的微管蛋白,干扰肿瘤细胞有丝分裂,使受影响的癌细胞凋亡并抑制肿瘤生长,而对于静止期的人体正常细胞无明显影响。

2006~2009年,针对复发性和新诊断GBM患者的国际III期多中心临床研究EF-11和EF-14相继启动。虽然EF-11研究并未达到主要终点,结果显示电场治疗复发性GBM与化疗等效,TTFields治疗组的客观缓解率(ORR)在数值上高于化疗仍值得关注;此外,化疗组的胃肠道、血液学和感染不良事件显著多于 TTFields治疗组,后者未观察到全身不良事件,生活质量相对更高。

另一项研究EF-14则显示,与单用替莫唑胺 (TMZ) 化疗相比, TTFields与 TMZ 联合治疗显著改善了新诊断GBM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PFS,6.7个月对4个月) 和总生存期 (OS,20.9个月对16个月) ,降低患者死亡风险达37%,且亚组分析均显示出一致的生存获益。

质疑与回应

电场治疗的独特原理赋予其特殊的抗肿瘤效果,然而相关研究结果在临床推广过程中仍然面临诸多质疑,包括可穿戴设备获得更多照料、EF-14入组筛选标准以及对照组未设置安慰剂/假设备等。Stupp教授对此一一作出回应:

大多数接受 TTFields治疗的患者在入组两周内可以做到自我照料,而接受化疗的患者通常数月或数年间每周两次前往医生办公室,由此可得随访密度与患者选择有关,而非治疗方式;

RTOG0525研究是比较TMZ剂量密集方案与标准剂量治疗新诊断GBM疗效的Ⅲ期临床试验,EF-14研究和RTOG0525研究对比发现,两者对照组的临床结局并无显著差异;

安慰剂对照在研究设计中发挥重要作用,然而采取积极治疗时患者的依从性更高,这一点同样非常重要。

挑战与机遇

“我们希望通过切实的研究数据促进领域同道对电场治疗的认知,而非研究者的想法、意愿或信念。”正如Stupp教授所说,尽管电场治疗这一全新理念和技术在推广初期可能面临重重阻碍,在循证医学证据证明有效的前提下,我们就有理由去相信、尝试,并及时总结、推广典型经验,从而给更多患者带来延长生存的希望。

漫漫长征路,始下第一步。目前 TTFields已经在GBM中初显疗效,未来发展亟待更深入的挖掘和探索。在 TTFields的基础上如何进一步改善疾病控制,以及 TTFields与其他全身治疗联用的毒性控制问题是当前面临的主要挑战;展望未来,治疗设备的升级优化、联合治疗乃至推广至其他实体瘤的研究探索令人无比期待。

大咖精彩语录

精彩纷呈的学术报告之外,Stupp教授在“纵论中西”大咖对话和“GBM学院”中青年专家面对面讨论过程中,围绕TTFields治疗时机、依从性、安全性、细分人群策略等热门话题展开详尽阐述与跨学科探讨交流。现特别整理部分精彩语录与读者分享。

电场治疗尽早使用可能使患者获益更多。关于使用时间,建议尽可能长时间佩戴。

肿瘤电场治疗表现出的效果与依从性密切相关,当患者每天穿戴超过22小时,五年生存率可提升至29.3%,几乎是单独使用TMZ五年总生存率的6倍。

迄今为止,由于电场疗法对正常细胞分裂没有影响,暂未报道电场治疗的相关不良事件。最主要副作用是皮肤刺激,预防策略包括适当的剃须,清洁头皮和频繁更换电极贴片的位置。

GBM治疗复杂,应采取多学科治疗(MDT)模式,电场治疗有望成为患者综合治疗中的基础手段,可以和其他多种治疗方式联合应用。

最后,Stupp教授高度评价了中国医生对电场治疗的理解程度,并指出多学科病例讨论中提出的很多珍贵的问题令人印象深刻。问及对国内同行的寄语时,Stupp如此说道:“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要放弃。做出利于患者的明智的选择,离不开医生、患者及其家人携手抗击肿瘤的决心。忘记大多数人所说的话,主流并不意味着绝对正确。自2006年和2009年研究启动,已经有不止一例接受电场治疗的GBM患者长期存活至今,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衷心希望,未来有更多这样的故事在中国发生。”

小结

脑胶质瘤多年来在治疗上没有重大突破,如今肿瘤电场治疗已经成为新的标准治疗方案并且被国内外权威指南所推荐。让我们共同期待其在国内早日上市,克服创新疗法推广难题,切实造福广大患者。随着临床研究的进一步开展以及真实世界应用经验的积累,相信肿瘤电场治疗能给脑胶质瘤乃至更多实体瘤临床治疗带来更多启示和助力。